记忆里的包谷

宅男之家的图片 第1张
农民真是非常辛苦的职业。
不管哪种农作物种下地,要想收获,中间都要付出艰辛的劳动。
就说包谷吧。种子下地,出苗后要间苗,要浇水,要撇掉发的旁芽,要上化肥,要培土,要除草……哪一样都不轻松。
国庆节前后,包谷成熟了,要收了。站在包谷地里,一颗一颗从包谷杆上把棒子掰下来,再一个一个装在麻袋里扛到路头,用架子车拉回家。
掰包谷看起来不重,但也不好受。先撕掉外边的粗皮,一手扶着棒子上边,一手握着棒子下边,下边的手用力,借虎口的力量把包谷棒子从杆上掰下来。过不了多大一会儿,虎口就生疼。
拉回家的包谷棒子还得处理。
把每个棒子的皮都撸起来,揪掉外边多余的皮,留下能承出一个棒子重量的皮儿就行,露出里边的果实。
家家屋檐底下都垂着粗粗的铁丝,剥好的包谷提溜着皮倒提着,一个压一个围着铁丝打转。于是,每家屋檐下除了门窗的位置,其他地方都垂着一溜一溜黄橙橙的包谷棒子,好看,透出一股子殷实的劲儿,让人踏实。
收回家的包谷棒子很多,前后屋檐下的地方不够用,那就把剥好的包谷编成长长的辫子,架在院子里专门搭的架子上。上边盖上塑料布,好像也不怎么怕下雨。

宅男之家的图片 第2张

包谷这点比麦子好,不用专门晾晒,它会自己慢慢在架子上被太阳晒干,或者在屋檐下被风儿吹干。
要吃的时候,需要多少就拧下来多少,用手剥下包谷粒,用簸箕簸掉杂质,送去磨成包谷面或者打成大小不一的包谷糁,包谷面吃搅团蒸发糕,包谷糁熬稀饭。剥下包谷粒后剩下的包谷芯子整整齐齐摞在房檐底下,是很好烧的柴火。
那时候农村是放秋假的,割麦子的时候也放忙假,好像是从暑假匀过来的,全年假期加起来跟城里学生一样。中小学生能干抢收时候的很多活儿,一个能干的娃娃比一个成人差不了多少。
冬天是农闲时节,地里没什么活儿,勤快的人没事就把包谷都剥成粒,晒干,收到楼上,吃的时候方便。
二月二龙抬头,关中农村要吃炒的各种豆子。我八九岁的时候,爬梯子上楼取包谷炒包谷豆。梯子还有七八节才能下到地面,我一脚踩空,掉下来了。幸亏小孩子灵活,只是把屁股摔疼了。为了安慰我,家里不但用沙子炒了包谷豆,还让我端了一碗包谷粒,在外边打了一锅包谷豆,放了不少糖精。
这就是最初的爆米花吧,现在偶尔还能见到当初那种机器。把包谷粒倒进一个黑咕隆咚的大铁肚子里,下边烧火,摇着手把转动铁肚子,时间到了,提起铁肚子,对着一个大布袋子,咚的一声,开了花的包谷豆就在袋子里了。
外边打的包谷豆花儿又大又多,自家炒的就很少开花,就是开花了花也很小。
为了安慰我,大人还让我奢侈地用一小碗大米打了爆米花,这才是真正的米花。
 
深觉遗憾的是,如今,老家除了院子里种了几样大路菜之外,所有的吃食也都要从商店买了,单从这点来看,跟城里人没什么区别。
我是打心眼里希望在这点上能和城里人有所区别的。
宅男之家的图片 第3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迷惑行为大赏 » 记忆里的包谷

赞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