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这张老脸,比此生任何时候更见干净了

祸之,福所依。

这是古人的话。

古人又说,手足不可相残。

古人,把话都说尽了。

所以,作为今人,就只能说一些废话了。

废话,也还是要说。不说,连废话,也都是要废掉了。

人,花了多少世纪才好不容易进化成人,能说话是人之所以为人的一大标志。

如果,真不说话,那人就退化成猴子了。

为了不至于退化为一只猴子。要坚持说话,要坚持说废话。

古人还说,言之无文如出虚恭。

这就是说,说废话等于放屁。

即使放屁,该放的时候,也还是要放。不放屁,也不符合人作为人的基本生理正常功能。医学上有所谓通气。人在大手术之后第一要务,是判断人能不能正常放气,如果能放气,那就OK,如果不能放气,医生着急,着急的是手术大抵失败了。手术失败了,大抵是要出大问题的。病人就不是急不急的事了,是轻则接着忍受病痛,重则直接拿命说话了。

所以,屁,有还是要放,而且必须放响。

接着放屁。

挨了一刀,左手生生比右手又清闲了两天。在喜迎21世纪二蛋年代的首日。今天要说的是一个肉蛋双飞的手手相残的日常。没有大事可说,那就说说日常。虽然,日常总是让人讨嫌。

也是,同生为手,左手,一直养尊处优;右手,一直勤勉劳累。不信,你这会儿就端起你的两只手瞧瞧。一般都是,左手,娇薄皮细肉嫩,右手,宽厚皮糟肉粗。

用尽,废退。这话对,也不对。不用,才废退。其实,只是看你是以皮细肉嫩为标准,还是以皮糟肉粗为标准。若只是放在眼前,满足眼欲,自然是细皮嫩肉更养眼;若悬置于热锅油烹中,或者让去火中取栗,你看看,是皮细肉嫩经得住,还是糟皮粗肉更耐得住一些。说通俗,就是哪个更中用,值得你重用。这道理不用讲。人,这怂,就连自身的器件,也都是供用为上。在方便的时候,那个有用那个就吃香。但是一消闲下来,判断标准,都是噔的一下,又倒了个儿。就是,有啥标准,纯粹没标准的。

左撇子似乎应当除外,不过,所有社会工作工具,不管是体力劳作的粗家什,或者脑力劳作的细器皿,都是照顾了大部分人的习惯,就是习惯和便于右手操作的。当然,有需要共同配合时,毕竟大部分时候是要两个合作完成的,所以就叫一双手,它们是一体的。两者也未生了啥子嫌隙,亲热了互相搓搓蹭蹭暖暖,也是常有的。一直相安无事。毕竟,右手,是一个任劳任怨的好联手。

也许,是年底了吧,年底,是个容易出事的时间段。算账啊,清零啊,大凡据悉,都是年底要办完的。

积怨在瞬间爆发,一点征兆都没有。在共同面对一个圆滚轮敦的苹果时,右手执着的刀,在面对果肉时,竟直奔捉着苹果的左手的肉而去。瞬间血流奔涌。右手快意一时,这下,原本不该右手做的也都一揽子是右手的事了。没扶过伤的右手,必须立马对左手进行止血包扎。它还没有冷血到见血不止见死不救良心彻底沦丧的地步。这下,右手不但是两面手,直接就是多面手了。

但是有一桩事,是暂时歇下了,就是共同伺候脸面,这事,就暂时消缓下了。手,都自顾不暇着呢,那顾得上脸面不脸面的事。又都是不要命的事。即使,要了命,又关手何事呢。毕竟,要不要命,手残不残,还关系不到命门。当然,除非惹急了的手,手起刀落,就看刀落到啥地方了。所以,要不要命,不关手。要关起来,也还是真能要了命的。

不过,没有好不了的伤。

左手稍事能动之后,没洗两天的脸面终于被左右手伺候着彻彻底底洗了一把。真是,没有对比,平常的成绩都是被忽略和忽视的,甚至是不见的。没有懈怠,就见不着成绩。没有停工,就出不来效果。
经此事故,想来,左右手再互相伤害时,就要先想想后果了。毕竟,伤害,从来没有双赢的,只有双损。而且,一损多损,损无可损。伤害易,止损难。

我感觉,今天的这张老脸,比此生任何时候更见干净了。

生活冷知识的图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迷惑行为大赏 » 今天的这张老脸,比此生任何时候更见干净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