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的文章 第4页

小编杂谈

暖男和渣男之间,只差一个真相。

1

西安城,不记得确切来过多少回了,来去匆匆,倒真没有当真、认真游览过。这次带了女儿过来走走,看着古城,触及了不少感怀。今天从华山下来,看着云雾中的大山,想着那沉默的大江大河大山大川们才是智者,看着人们穿过时光,不同表情,不同穿着,兀自沉默。 忽然就明白了那句: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

阅读(88)赞 (0)

小编杂谈

布谷乡绪

1

四月将要过去,五月将要来到,天气热起来,街上人们开始习惯把表情藏在墨镜与口罩的后面,不动声色地忙着穿山过水。今天夕阳西下,暮色初起时,听见一只布谷鸟飞过时啼了一声,“布谷~~布谷”,那声音是那么熟悉,那是儿时常常听见的鸟儿啼鸣,如今仿佛许多年未曾听闻了,突然一下就俘了游子的心。此...

阅读(110)赞 (0)

小编杂谈

我有三个家

1

她接到电话那一刻,脸一下子僵住了,握着老人机的手不停地发抖,口里只剩下“恩恩啊啊……” 手里提的菜一下子掉到地上,她急促地捡起来,转身慌慌张张地往菜市场外跑,后面的摊主大声地喊“钱、钱、钱,还没给钱呀……” 她迅速地转身又跑回来,扔下十块钱,转身又跑走了。 “钱、钱、钱,找你钱…...

阅读(113)赞 (0)

小编杂谈

给爸爸包顿韭菜馅儿饺子

1

爸爸一直是那个沉默世界里的人,他不爱说话,也不苟言笑,虽然小时候他从不打骂我们,但我还是觉得对他有些怕怕的。 爸爸就是这样的爸爸,没办法,他基本就像是沉默在家里的一座山,或者是一块石头。 爸爸高中没上完,去当兵了,但当了兵还是又回到了村里。即便是这样,爸爸的文化程度还是比他同龄的...

阅读(80)赞 (0)

小编杂谈

别担心,我过得还可以

1

过了年,回娘家。 妈又像往年一样准备了一大桌子,尽管每年都说,没必要整这么多,也就是吃几口的事。可是,妈还是固执地照旧不变。 这份固执,让人心里暖暖的,不管这一年受了多少累,受了多少委屈,扛了哪些事儿,咽了哪些眼泪,一回到妈这里,一切好像都风轻云淡了。 可就是妈这一桌固执的丰盛,...

阅读(114)赞 (0)

小编杂谈

​哪个当妈的不是“李焕英”

1

好多人说,看《你好,李焕英》,看哭了…… 李焕英的事,确有感人之处,可多数流了眼泪的人,可能都是想起了自己的妈妈。 或者自己就是一个妈妈。 天下的妈妈有胖有瘦、有漂亮的,有不漂亮的,可妈妈的心长得都是一个样子。 如果要流眼泪,这天下,哪一个当妈的不是“李焕英”呢! 妈妈就是那个怀...

阅读(107)赞 (0)

小编杂谈

大姐如母

1

快到年根儿了,今天是仨闺女回娘家送年礼的日子。 母亲一大早就把屋里、院里,院墙外打扫干净了,虽说是自己的亲闺女登门,但仪式感还是要有一点,这是母亲多年坚持的习惯,女儿们一个个出嫁了,回来虽不算是走亲,实际上也算是走亲了,闺女们各人都有了各人的日子。母亲打扫出干净的场面来,一是表示...

阅读(121)赞 (0)

小编杂谈

执子之手

1

那座城市的那条小街的确是一条很小的街。 就好像不是这座城市亲生的一样。 不但小,还老。房子还多半是七八十年代的,临街的民房都想方设法改成了门店,租给那些北漂淘金的人,他们开着面馆、或者衣帽店,蔬菜店、零杂店,东西也多半是卖给北漂的人。北漂的人多半住在这看上去明显破旧、拥挤的地方。...

阅读(72)赞 (1)

小编杂谈

姥爷的鸡蛋糕

1

小时候,她总觉得跟姥爷亲不起来。 因为姥爷总是那个面无表情,沉默寡言的人。姥爷穿衣不讲究,吃饭也不讲究,一年四季总是穿着两种颜色的衣服,蓝和黑,夏天蓝褂子,冬天黑棉袄,几乎没见他换过别的颜色;吃饭,姥姥做什么,就吃什么,基本一句意见也没发表过,并且不喜欢跟家里人一块儿吃,每当饭熟...

阅读(76)赞 (0)

小编杂谈

地狱在左,天堂在右

1

天已经快黑了,夕阳再在山坡上打个滚儿就要落山了,牛的肚子早已鼓起来了,卧在歪脖的大柳树下眯着眼,像是在享受这静谧温和的山色与时光。他和弟弟爬树摘野果子,也早早满了衣兜,他说,我们回吧,回晚了,爸爸一定又会光火。 可是弟弟却磨磨蹭蹭地不肯回。 他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上前一手扯过弟弟,...

阅读(63)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