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3月的文章

小编杂谈

母亲的百万遗产

1

接到二姐打来的电话,他刚刚下飞机回到北京。 二姐在电话里先是哭诉,然后变成抱怨,最后竟然忍不住骂了一句,你还是娘生的儿子吗?命令他赶紧回来。 他离家已经16年了,在所有亲戚和领居们眼里,他一直是个不务正业的人,17岁上高中的时候,因为不满学校食堂坑人的饭菜,把漫画画到了餐厅的大门...

阅读(441)赞 (16)

小编杂谈

妈妈做的油饼儿

1

多年前,我妈一直在政府部门从事行政工作,熟悉主席台,对锅台显得有些生疏。 为人妻母,尽管烹饪手艺不敢恭维,但我妈仍表现出非凡的魄力。遇到假日,一家人好不容易凑到一起时,便在舌尖上果断实施自己的行动计划。然而她亲手做的油饼,如同学生在操场上投掷的铁饼,咬得我两太阳穴酸了一阵又一阵。...

阅读(519)赞 (0)

小编杂谈

童年趣事

1

二舅骑车从广胜寺到瓦窑头上下班往返,春夏秋冬,风雨无阻。他是父母与姥爷姥姥,也是与我的交通情报员,快递员。 读小学三年级时,父亲托二舅夹在自行车驮架上,捎回几张废弃的施工蓝图。图的纸张质量与“粉亮纸”不可同日而语。我思谋再三,对折几次,伸出舌尖左右滑移,用唾沫舔湿折痕,再顺手一撕...

阅读(488)赞 (0)

小编杂谈

冬至,我愿与你守着这温暖的日子

1

又一个节气来了,俗语说:冬至大如年。人们盼望的一年,或者说春天已开始慢慢在来的路上了。 人们总是这样,漫长平凡的岁月里,没有太多的大悲大喜装点繁华的人生;多半是靠一些小事小情来温暖和饱满寂静的时光。 有些幸福就是这样,细如微粒,撒在朴素的时光里,慢慢织成升腾成微暖的彩虹。 日子也...

阅读(442)赞 (0)

小编杂谈

又闻燎麦香

1

三月十八,麦怀娃娃。大约在这之后的个把月,摘一把绿油油的麦穗,飞奔着回家,直冲锅台,一把拉开炉口的铁板,伸进炉膛中,旋转着燎烤。这是那时农村就地取材的季节性美味。 用不了几分钟,麦穗因火燎而呈深绿,直到外壳有点轻微的焦味为适。力求外焦里嫩,这个环节绝不能心急,否则会前功尽弃。麦穗...

阅读(495)赞 (0)

小编杂谈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诗和远方

1

父辈们齐聚在广胜寺霍山脚下,撸起袖子把山焦建成雏形的时候,我们正胸系红领巾,高声诵读“我们是祖国的花朵”。 这个偏僻的小镇,当团徽佩在胸前时,我们为成长、为理想而振臂高呼。外面的世界好精彩,我常想假如在下寺海池的泉眼上,扔一朵玫瑰,想象一下一路会经过多少地方,流入汾河,黄河,直到...

阅读(482)赞 (0)

小编杂谈

卖火柴的老女孩儿

1

这世间往往那个贩卖温暖的人,可能却是那个最冷的人。 寒风席卷了整座寂寞的城市,那些曾经在夏季最阔大葱翠的叶子,都干枯了。它们有的早已飘落,不知被收拾去了何方,有的还依然倔强地停留在树枝上,就像太多失去颜色的记忆。 唯有夜色可以掩盖这一切,没有了颜色,倒可以隐藏裸露的丑陋。寒风肆虐...

阅读(533)赞 (1)

小编杂谈

旧时光

1

记事起那些年,姥姥家的庄稼收成总是不佳,白面与玉米面总是成一定比例地储备着,并且白少粗多。只在做鸡蛋疙瘩汤用点白面,蒸二面馒头掺点白面,走亲访友是采用硫磺熏蒸的“白馍”,隔夜后便原形毕露,棒子面“古垒”,酸菜巴巴面属家常。 青黄不接的日子,尤其家要来人时,姥姥总是掀开面瓮盖,思来...

阅读(507)赞 (0)

小编杂谈

姥爷走后

1

“姥爷,你怎么不等我回来?”,我被明记哥从学校莫名其妙地接回来,仰望瓦窑头被浓云遮蔽的天空,不禁泪如泉涌!姥姥用干瘦细长的手摸着我颤抖的肩膀,平时习惯了与姥爷拌嘴的她,明显地极力抑制自己,不哭而神伤:“他撇下我一个人活遭殃…”。 窗台的一角,那台红色的半导体收音机,一同随姥爷下葬...

阅读(453)赞 (0)

小编杂谈

这世界上没有天生般配的两个人

1

“你看你们俩多合适!” “你看,你们一个郎才,一个女貌,真是天生的一对!” 这样的话,往往都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的,媒人,或者希望你们成为一对的大人。 而从来没有两个人说过:“看,我们真是天生的一对。” 所以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天生般配的两个人。 最好的感情莫过于:你让我心动,我让你...

阅读(49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