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的文章

小编杂谈

秋的季节

1

秋,是悲是喜,是忧是乐,是厌是盼,不同的人,不同的境遇,各人有着不同的理解与体味。 秋,作为由夏到冬的转折和过渡,确实有一种萧索、没落、悲凉、无奈的味道。“西风吹落叶,解作凄凉声”“天秋木叶下,月冷莎鸡鸣”“萧萧秋气升,凄凄万物衰”“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这些诗句。既是对秋的描摹...

阅读(92)赞 (2)

小编杂谈

喝酒从来不是因为酒

1

中国的酒文化源远流长,我是万万不敢造次的。然而我又是涉酒的,我的酒缘还是父亲从我童年开始一手培养的。一直以来想把关于酒的那些事絮叨絮叨,但又几次搁置。 今个因于无意间融入的圈子,复杂的情感,相投的心性,在身体不允许的情况下,我还是开喝了。落坐席间,真诚的矜持了一番,确实身体不舒服...

阅读(90)赞 (0)

小编杂谈

烛光里的妈妈

1

蜡烛是一种非常普通的物品。但是,蜡烛平凡而伟大。倘若不是停电,有谁还能想起它的存在呢? 那一夜,看见“泪流满面”的蜡烛,使劲儿地把火苗往高的拔。然而,忽明忽暗似乎已成定局,昏暗、无聊、沮丧充斥着所有的空间。看书,不成;上电脑,不成;刷手机,不成!索性呆呆地看着那橘红色的火苗,仿佛...

阅读(94)赞 (0)

小编杂谈

​冬天的温情

1

清晨的凉风拂面而过,不由自主地使我打了个哆嗦。知觉在悄悄的告诉我,冬的脚步已慢慢向我们走来。抬头一看,树叶“簌簌”地四处飘落。哎,冬天来了,大自然又要冰冷萧瑟。 冬是季节之末,寒冷是冬的职责。大地通过冬眠,休憩整合,养精蓄锐,是为了来年的蓬勃。是的,冬天没有错。可是,冬天人们怎样...

阅读(106)赞 (0)

小编杂谈

儿时的月饼

1

我儿时,在我们陕西商县黑山老家生活时,最盼望过的节就是中秋节。因为过中秋节意味着就能吃到又香、又酥、又甜的月饼。在那时候,我坚持认为,月饼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在中秋节的前几天,公社供销社的营业员们,都要下乡来卖月饼。在那时候,月饼是限量供应的,不论你家人口多少,每家都只准买一...

阅读(88)赞 (0)

小编杂谈

黑山秋天分外黄

1

商州的黑山,秋天来了。 黑山是个很纠结的地方,处于南北交界上。在行政区划上属于北方,在地理上属于南方,因此是北方的南方,南方的北方。秋天从北方款款而来,总被高大的秦岭山脉强行挽留,迟迟不能入商,即使修了诸条高速路和铁路,依然没有办法让秋天顺利到达。无奈之下,每年只有在秋雨的缠绵思...

阅读(88)赞 (0)

小编杂谈

我儿种错的传说

1

每当夏季来临,夜晚,总能听到房前屋后的山上的密林中一种鸟一声接一声的叫:“我儿种错,我儿种错……”声音哀伤,透露出一种无耐和凄惨,使整个山谷立刻变得格外静谧、森煞。 这是什么鸟,为什么如此哀伤呢? 在民间有这样一个故事: 从前有个员外,老婆给他生下儿子不久就死了。于是员外又娶了一...

阅读(92)赞 (1)

小编杂谈

远山的呼唤

1

随着生态环境的日益改善,人与自然界个别物种之间的矛盾也因生态环境的改善日而趋凸现。这种无休无止的相互纠缠到底该如何是好? 时下正是土豆成熟和收获的季节,也到了野猪频繁出没横行乡里的时候。一夜之间,大片大片的土豆被野猪拱了一地,村民苦不堪言。假若立即就挖,土豆皮尚嫩,还能再长几天,...

阅读(138)赞 (0)

小编杂谈

梧桐情

1

每天驾车上班,先后会经过两条笔直的大道,一条两旁栽满了银杏树,另一条全是梧桐树。 春天,万物生长,银杏叶与梧桐叶冒出新绿,星星点点缀满枝头,春意盎然;到了秋天,就是银杏叶的世界,金黄的树叶染遍树梢。而梧桐叶,翠绿间杂着枯黄,静默无声,丝毫不在意银杏叶夺去了路人的目光。 待到冬日来...

阅读(79)赞 (0)

小编杂谈

幽暗的林径

1

高高的山梁,道旁深深的巴茅草被山风吹得飒飒响,汪文明坐在箩筐扁担上直喘气。幺公家烧煤,他工作的碗厂边小煤窑买煤方便,以往幺婆娘家侄儿帮着挑。 汪文明闲,想做事,心想挑80斤煤炭没得问题,重庆家里挑100斤煤球。 谁知真不好玩,开始兴致勃勃的, 走着走着不大对劲。扁担压着左肩不舒服...

阅读(102)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