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3月29日的文章

小编杂谈

卖火柴的老女孩儿

1

这世间往往那个贩卖温暖的人,可能却是那个最冷的人。 寒风席卷了整座寂寞的城市,那些曾经在夏季最阔大葱翠的叶子,都干枯了。它们有的早已飘落,不知被收拾去了何方,有的还依然倔强地停留在树枝上,就像太多失去颜色的记忆。 唯有夜色可以掩盖这一切,没有了颜色,倒可以隐藏裸露的丑陋。寒风肆虐...

阅读(123)赞 (1)

小编杂谈

旧时光

1

记事起那些年,姥姥家的庄稼收成总是不佳,白面与玉米面总是成一定比例地储备着,并且白少粗多。只在做鸡蛋疙瘩汤用点白面,蒸二面馒头掺点白面,走亲访友是采用硫磺熏蒸的“白馍”,隔夜后便原形毕露,棒子面“古垒”,酸菜巴巴面属家常。 青黄不接的日子,尤其家要来人时,姥姥总是掀开面瓮盖,思来...

阅读(111)赞 (0)

小编杂谈

姥爷走后

1

“姥爷,你怎么不等我回来?”,我被明记哥从学校莫名其妙地接回来,仰望瓦窑头被浓云遮蔽的天空,不禁泪如泉涌!姥姥用干瘦细长的手摸着我颤抖的肩膀,平时习惯了与姥爷拌嘴的她,明显地极力抑制自己,不哭而神伤:“他撇下我一个人活遭殃…”。 窗台的一角,那台红色的半导体收音机,一同随姥爷下葬...

阅读(114)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