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编杂谈 第35页

已经无力喊他的名字

1

站在午后的沙滩上 她一次次跑向海水的澎湃里 想对着他喊: 我爱你! 他听不见!他听不见! 他有着自己的世界—— 那是一种重复的 不断掀起的狂浪、和怒吼 跟无数细沙轻吻 是一种被包围的幸福 他是他 她只是过客 从一个寒冷的冬季 来到他的怀抱 是亚热带的风 没有情与爱 度一个自己想要...

阅读(234)赞 (0)

爷爷

1

那天,大概是个周四,跟母亲通电话,听说爷爷病重,已有两日不进食,可能离走不远了。 我正在给可可,做期末的冲刺与复习,还是忍不住教育了母亲近半个小时。 让她改改心直口快的性格,毕竟没有一个儿女,愿意听到“子欲孝而父不待”。 如果可以,我劝母亲还是说话含蓄一点点。 人年龄越大,越听儿...

阅读(212)赞 (1)

冬天的锅膛

1

冬天里,我喜欢霸占锅膛后的位置。那是在苏北乡村的老家,泥与砖搭建的土灶,灶台边是厨艺高超的我妈,锅膛后是添加柴火的丫头片子我。 于是,小时候不怎么会炒菜做饭的我,总是听命于我妈,她让加柴还是熄火,我渐渐能很快理会,配合的相当出色,深得她心。 为此,我妈常夸道:“闺女很会把握火候,...

阅读(213)赞 (1)

受尽折腾,只为感恩任性

1

两周前,三每背着楼上的背包,要出趟远门。(因为她任性地搞到了特价机票) 没出门的时候,她是想着如楼下的图这样,既轻装上阵,又写满诗和远方的样子。 结果,她的背包里,又都塞满了什么呢? 是这样的,好像怕菲律宾没茶叶。 好像那边的“冬天”,都需要杯“把你捧在手心里的”样子。 下图,是...

阅读(228)赞 (0)

乡村夜忆

1

留有记忆的冬夜,真是大写的冷。我所在的平原乡村,窗户间的细小缝隙间,是能因为狂野的北风,吹出“呜咽”的音符。那是我听不懂的歌词,但却唱的极其专注,也是饱有万分深情的记忆。 那时,母亲常会早早吹灭油灯,把我揽在怀里,用她的体温,紧紧地捂热我。我的小脚总会停留在她粗糙的掌心,一边身上...

阅读(240)赞 (0)

有些东西,你等不来,也赶不走

1

前夜,未准备长袜。城里的房子,大烟囱也没有。重点是:我怕圣诞老爷爷,不会中文;身材也不苗条;年纪都比较大了…… 就算是有心——想送个礼物啥的给我,高空作业真的挺危险的。我这么善良的人,真的还是不为难他了。 但可可不一样,他昨天早上说:“如果可以,我想为难他365天。就算打个折,也...

阅读(180)赞 (0)

一段新的旅程

1

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 有些人,可能只会聚一次; 有些旅程,总有不同的感受。 在我是一种洗去前路的疲惫, 忘却不值的人, 又或是在旅程中, 找到了新的发现, 对生命的意义, 有了更深的理会。 放下行李。 右转右拐左弯后,我们几位找到了一家餐厅,想好好饱餐一顿。 感觉面前如果有一头...

阅读(567)赞 (0)

有小伙伴的童年

1

很多年后,才明白——有小伙伴的童年,称之为好时光,如果可倒流,那必定更幸福,真会一辈子难忘。 也有人童年孤单,和有阴影,称之为不快乐。是歌手罗大佑所唱的《童年》:“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操场边的秋千上/只能蝴蝶停在上面/黑板上老师的粉笔还在拼命叽叽喳喳写个不停……”...

阅读(450)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