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2日的文章

小编杂谈

搂树叶

1

冬天来了,场光地净,只有树叶还顽强地挂在树枝上。阴了一天天儿,人们感觉阴冷阴冷的。半夜里刮风了,树稍发出幽长的呼啸声,院子的柴门“咣当”“咣当”响。 “ 半夜起风,刮到掌灯”。看来白天狂风大作,黄沙肆虐是一定的了,天会更冷。 我抻了抻被子,把漏风的地方塞严,准备再睡一觉。朦胧中听...

阅读(78)赞 (0)

小编杂谈

渐行渐远的胶皮轮大车

2

长鞭唉,那个一甩咳,啪啪地响唉……。″听到这熟悉的歌声,脑海中浮现出《青松岭》张万山手持长鞭,驾驭马拉胶皮轮大车的英姿。对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马车我总有一种深深的眷恋之情。在我的记忆里,依然萦绕着乡间路上马蹄的哒哒声,车把式的吆喝声,鞭稍在空中叭叭作响的清脆声画面,虽然已成过往,...

阅读(48)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