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可爱的王小七

初见外甥王小七,被他的颜值吸引。五官实在是精致,朱唇皓齿,肌肤如雪,文文静静,像个秀气的小女孩。他在摆弄着玩具,我靠近他,想抱抱他。他有点怕生,只顾羞怯地低头玩玩具,根本不理睬我。

玩够了,跑到她妈妈那要吃葡萄。她妈妈让我给她剥葡萄皮,我认真地剥好,塞他小口中,他摇头,装哭,表示不吃,继续玩他的霸王龙。

直到第三天晚上,他蹦着小腿,快活地跑到我跟前,依偎着我,眼睛眨巴眨巴,放着柔情,跟我亲昵,表达他对我熟悉了。然后拿起各种恐龙吱哩哇啦,教我认识各种恐龙,虽然我听不懂,特别喜欢他稚嫩的童音,我不停地点头,他开心极了,清澈的眸,忽闪着激动的光芒。
他似清泉,月光,偎着我,初雪般纯净,把我感化地柔软,再柔软。

他特别省心,不似别的孩子爱倒腾,他只摆弄属于自己的玩具。她妈妈放心地做家务,他在茶几安静地捯饬他的东西,不哭不闹,有儒雅之气,有绅士风度。
他妈妈在和别人聊天,聊到他时,他在旁边旁若无人地玩耍,唇角上扬,眉梢喜翘,目光如星,挺胸抬头,偷偷骄傲着,自喜着,原来他在听大人说话呢。

他正玩地入神时,爸爸回来,他急忙放下玩具,跑到沙发,把沙发上正坐的人拉过来,让爸爸坐,再端杯子,给爸爸倒水,嘴里直催:“爸饭,爸饭!”
他知道体贴人,爸爸辛苦一天,该坐下来好好休息。

那天下午,我与她妈妈开车去幼儿园接他,他一到车上,便哭起来,直嚷嚷:“不爸,不爸!”

她妈妈懂他意思,是不接爸爸,不管如何跟他说不去接爸爸,他都一个劲地哭闹:“不爸,不爸!”一点也不绅士了。
他根本忽视妈妈的话,妈妈一着急,拍了他一巴掌,他哭得愈凶了。她妈妈又急转弯,温柔地哄他,亲他,承诺带他去买薯条,他才安静下来。
夕阳从路边的绿树缝隙,射过来,洒在车内,他稚气的小脸,映着红光,萌萌的,灿烂的,春天般迷人。一群鸟从上空飞过,车到了“麦当劳”停下来,她妈妈去买薯条,我在车里看他。

他爬在副驾,伸脑袋与我捉迷藏,咯咯笑。
一会儿她妈妈从麦当劳出来到车里拿东西,又进去。他又开始哭闹:“不爸,不爸!”

我怎么哄也不理我,就是不停地重复:“不爸,不爸!”上气不接下气地哽咽,甚是委屈。

我突然问他一句:“是不是想爸爸了,想快点接爸爸,又恨爸爸早晨送你,晚上不接你?”他咯噔一下,几秒钟不哭了,接着又重复“不爸”。

待他妈妈拿了他爱吃的薯条来,还是哄不好他,他妈妈把油门一加:“走喽,接王小七爸爸去!”

他便不哭了,小手捏根薯条塞自己口中,塞一根给妈妈,再塞一根给我。

夕阳的光辉沉淀下来,红酒般在车窗外奔跑,薯条的滋味,原汁原味的香脆。

吃饭的时候,妈妈给他可乐吸,他是满怀甜蜜把小红唇对准吸管,深情地吸一口,然后苦着脸,失望地直吐舌头。他妈妈又拿来酸梅汤,跟可乐颜色一样,黑幽幽的,无论他妈妈怎么解释这是酸梅汤,酸甜可口,他摇头,完全不信,一口不喝。

他妈妈泄气了,不打算说服他。跟我聊天说:“这孩子喝一口可乐,再不信我话了!”

他居然听懂妈妈这句话,自己把酸梅汤拽过去就吸一口,舔着小嘴,萌萌地笑。在坐的人,被他的精灵震惊地多喝了酒,多吃了菜。

我临走的那个晚上,不要任何人剥葡萄,专要我剥。

小编杂谈的图片

葡萄翠绿剔透,我细致地剥去皮,愈加晶莹如玉,我紧剥着,他慢吃着,时不时吮吮舌头,形容葡萄太好吃,天真无邪,萌动可爱。我真想就这么一直把葡萄剥着,他一直不长大,把最纯净最甜美的东西喂给最纯净最甜美的王小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迷惑行为大赏 » 聪明可爱的王小七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