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锅膛

小编杂谈的图片

冬天里,我喜欢霸占锅膛后的位置。那是在苏北乡村的老家,泥与砖搭建的土灶,灶台边是厨艺高超的我妈,锅膛后是添加柴火的丫头片子我。

于是,小时候不怎么会炒菜做饭的我,总是听命于我妈,她让加柴还是熄火,我渐渐能很快理会,配合的相当出色,深得她心。

为此,我妈常夸道:“闺女很会把握火候,比你爸强多了。”

其实,我是为了逃避做讨厌的作业,所以用心帮忙。而我爸火急火燎地想下地,因为地里庄稼打理的好,是直接有经济收入的,那是全家的大事,比锅膛加柴火有成就感多了。

但话虽如此说,每到冬天,地冻加上农闲,我爸有时也羡慕锅膛后的位置。毕竟,这是家里最暖和的地方。

苏北的乡村,平原大地是无处可遮挡的寒风,常冻得直哆嗦。我们没有北方的火炉与暖气,也无城里的空调,除了被窝就是锅膛最暖和了。

在乡村,大白天也不可能天天懒在被窝里,所以每日三餐,能在锅膛边添柴加草,暖烘烘的热气,加上香喷喷的饭菜,真算是幸福的天堂了。

有时,嘴馋兴致来了。我们会随手把冬藏在草堆下的红薯,扔进锅膛里,这样大火烤,小火煨,下午的点心倒是有了。外

焦里软,香气四溢的红薯,并完全成了舌尖上的美味啊!这可是我冬天的最爱,至今也是恋恋不忘。

锅膛柴火,多数都选用的芝麻杆、豆杆、玉米秆、麦秆等,易燃好烧,火也旺,但缺点是不经烧,点着后,就需人照看,很难分神其它的事情。所以引火时,才会用上这种柴火。

如果要长时间,蒸馒头和年糕,或是炖鸡煲汤,我妈一定会准备些旧树木棍、棉花秆或是芦竹等,一点燃,并能持续烧很久。

这样照看锅膛的人,是可以轻松起——拿碗洗盘摆筷,或是翻炒菜肴加放调料。

应该没人不爱冬天的锅膛柴火,如果除去怕沾了烟火气的人。

近几年,难得冬日在家几天,我妈是拦着不让我在锅膛后,说柴草的灰尘,要弄脏了我干净的衣裳,而火气的旺盛,会扰乱了我拿手机做生意的心情。

可那跳动的火苗,为何不能持久地照着我少年时,天然红扑扑的脸庞呢?

我想,曾经听命乖巧的少年,如今我已是奔向中年。那些年,冬天的锅膛柴火,是最简单的初心,却似忘记了吗?

非也,非也,我还是万分挂念它——那独特温暖的记忆。

它是不紧不慢,停留在过去的暖意。

旧时的锅膛柴火,此刻不舍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迷惑行为大赏 » 冬天的锅膛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