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吹去身上的尘埃

人生多不幸,幸运的是活着。对人生我确实不是特别乐观,但是还得活下去,总不能成天愁眉苦脸的。前几日我去沧州与云舒和燕金城老师见面,燕老师是个很随性的人,和他相处没有压力,我们之间也没有所谓的客套,燕老师人很朴实,想到什么说什么,与我性子相投,期间我们相聊甚欢。我们是中午到达,恰好赶上饭点,因为我是第一次来,燕老师顶着大太阳带我们去看了几个景点,随后便请我们吃饭。席间谈到我的近况,问我:“夏雪最近情绪有些消极啊,要调整好情绪,没事多出来转转,看看风景,应该更好的为了生活”。听罢此话,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扭头苦涩一笑,其实并不是过的不好,而是自己心态出了问题,有一段时间确实抑郁了挺久,不管是看什么事情,总是第一反应想到可悲,悲凉的一面。

小编杂谈的图片

回来以后,我一直回想燕老师的话,其实我与他是第一次见面,而且平时交流的次数并不多,但就是这样一个退休多年的语文老师,一个眼神就知道我在想什么,并且一语戳中了我的内心,虽然生活残酷,但仍旧热爱它,真的不容易。罗曼·罗兰曾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即使上帝为每个人都涂上了悲凉的底色,也不妨碍我们为人生的画板调上自己喜欢的颜色。

 

这次出行一周左右的时间,我和陈涛,云舒先去廊坊看望张飞,我与张飞北京一别已有三年整,前段时间在一次聊天中,才知他身体不适,所以决定去看望他,在此之前我们几个朋友说一定要找机会聚一聚,可总是被事情耽搁了。但这次,我不想,也不能再等了,因为我怕留下遗憾。历经了20个小时的火车,我们到达了廊坊,下车以后张飞紧紧握住了我们的手,还伴有微微颤抖,我理解他当时的心理状态,是激动还有感动。当天我们几个彻夜长聊,聊文学,聊自然,聊生活,聊个人……总之有说不完的话。

 

我回来以后,他给我写信,结尾处写道:“如果有一天,我突然离去了,不要伤心,切记不要告诉任何人,有时间可以去找阿俏,一起吃个饭,我若有灵也会陪着你们,只许你俩喝酒,不许哭泣难过”。看罢,我已泪流满面,我突然醒悟,在生死面前,自己的那些情绪根本不值一提,而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人想活命,但命不由人。云舒在赠与我的书中写道:“愿生活给我们力量”。这句话我同样赠与你们,愿我们安然无恙,一路珍重!

 

总是在悲伤的时候,寻觅跌落在往昔的琐碎,弥补荒芜与遗憾,当回忆时,才能感觉到脆弱。人生,或许惊艳了时光,或许温柔了岁月,或许留下了美好,或许带走了惆怅。但愿我们都能从容不迫地活着,为生命的存在而感动、欣喜,也不会惧怕生命最终的逝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迷惑行为大赏 » 轻轻吹去身上的尘埃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