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 饮一壶酒

一瓶酒下肚,真想骂上一句。

草,离离原上草的草。

 

雪夜,小区的群里不停有人在发着消息,说这说那。

看着真想也插一句,看看每天把大门口堵住的那些车,看看路上停成两排的的那些车,那些货们,素质何在?

日,踏马得。

小编杂谈的图片

中午回家的时候,物业的一个小妹妹从楼道里出来,看着我是要把车往楼里骑,她就对我说:那个地方滑,看摔倒了。

我说,我把车推回家,推回家。

推回家,不在楼道口停着,不叫人骂。

推回家,是因为天冷冻住了油门线,我勒个去,加油不走,刹车不停。

 

那些妨碍了别人的人,怎么就那么的心安理得?

 

哎,门前雪好扫。

路不平,难填。

 

小区门口那条路恰好是个大坡,中午回去的时候从上往下走,车就刹不住了,妻子说叫我先下,我说,叫我先停下,你再下。

一捏闸,车就出出的往前滑,根本停不下来。好在看到路边一个汽车空出的位置没有雪,路面露出一块干地,就把车往那里骑,停下,熄火,叫她下车。

 

下午出门,就走着,去坐公交。

毕竟,那样要安全得多。

 

说是这雪还要下,要下明天一整天。

下,就下吧。

没有开车,骑车,就独自喝它一壶就,在雪夜踏步而行。

只是,差一把刀。

差一件裘皮的大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迷惑行为大赏 » 雪夜 饮一壶酒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