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22日的文章

生活冷知识

我的牛头镇 我的2020

1

虽然年味越来越淡,可该有的程序不能少。 过了腊月二十三,我开始一年一遭的“出门儿”。两个姑两个姨三个舅两个干娘加上同学朋友的父母一共三十多家。八月十五一遍,过年一遍,三十多个春冬过去了,年年如此。我也由一个一蹦多高的小青年,变成了五十多岁的半大老汉子!这些“门儿”,给我开车的同事...

阅读(188)赞 (2)

生活冷知识

谁偷走了我的青春

1

谁偷走了我的青春 ――献给同龄的你我 昨天胸前还飘着红领巾, 一觉醒来却到了夕阳黄昏, 镜子里的我已双鬓银霜尽染, 额头爬满长短不一的皱纹, 面颊不知何时被老年斑入侵, 皮肤也失去弹性松弛下沉。 瞅着镜中的我这般模样, 不禁发出无奈的惊叹: 是谁偷走了我的青春!   惊...

阅读(129)赞 (0)

生活冷知识

有种病毒叫谣言

2

有种病毒叫谣言 世间有种病毒叫谣言 滋生迅猛无缝不钻 当下国遇风险疫情漫延 谣言又找到了滋生的空间   谣言比病毒更凶险 时刻尾随事态趋势变异繁衍 谣言往往利用人们的善良 随时变异伪装以假面登场   每当世上有风吹草动 谣言便嗅味起舞纷纷出笼 制造混乱散布虚假让人惊恐 ...

阅读(166)赞 (0)

生活冷知识

庚子平疫记

1

庚子平疫记 天朝金平九年,乙亥庚子之交,华夏疫发。疫发鄂州首府武汉,染之轻者体热流涕,重者四肢乏力,危者迷昏致命卒。传此疫源自山野兽禽,有云蝙蝠者,有云豺狗者,有云果子狸者,不一而足。鄂州人心惶惶。至乙亥年末,染者甚重,有随人流染至外州府者。鄂州主官聚众曰,本州有疫,染着千余,疑...

阅读(174)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