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编杂谈 第2页

放过余生

1

贵阳,贵阳 我向你奔来 你守着双子塔的春暖花开 浮沉深秋一片浓妆 青岩,青岩 我屏息静听 河水经年沉淀的诺言 娓娓诉说定远门外千年传承   土城,土城 我怀着崇敬之心走来 铁索桥经年累月的痕迹 生命消亡只为星火燎原的曙光   茅台,茅台 我向你表白 酒香的风醉...

阅读(215)赞 (0)

云马感怀

1

云马位于贵州省安顺市幺铺镇。这儿有三线建设时期建设的云马飞机制造厂。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如今云马飞机制造厂已经搬迁,但留下大量员工住宅。十年前,一个偶然机会重庆嘉陵机器厂员工发现了这处深山中的世外桃源,于是重庆人纷纷在此置业避暑。   这儿虽没有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但有...

阅读(193)赞 (0)

天星桥有个棒棒军“军长”

1

他名叫刘达奎,重庆合川区二佛寺的人,土生土长的农民。 我和他认识,完全是一场喜剧。说起他是农民,可农民也有七情六欲。   我那天跟老婆斗了点嘴,心里面不大高兴,便信步走进了一家小酒馆,独自要了点啤酒和小菜,自斟自酌起来。   酒喝到半醉,抬眼见对面有个农民模样...

阅读(164)赞 (1)

李庄的感动

1

在中国,一直有“东有周庄,西有李庄”之说。近年来,江南的周庄,因陈逸飞的那幅以双桥为背景的油画《故乡的回忆》而蜚声海内外。而有“长江第一镇”美誉的蜀南李庄,却显得有些寂寥。 虽然,重庆离李庄并不远,仅250余公里,但却多次与之擦肩而过。9月下旬,一个阳光灿烂的中午,终于如愿走进了...

阅读(171)赞 (0)

老国道的美食记忆——赶水余家米粉

1

在上世纪的八、九十年代,正值改革开放初期,川黔两省因毗邻而人来客往,络绎不绝,但交通设施却比较单一,两地公路运输主要靠一条大动脉国道210线,连接四川到贵州这段被人们俗称川黔公路。这条线是当年抗战时期的生命线,到后来也是主要的出川通道,至于它的辉煌历史,这里不去赘述。川黔公路翻越...

阅读(209)赞 (0)

竹海听雨

1

到达蜀南竹海时已近黄昏,暮色暗淡,残阳如血。山边的一抹晚霞把我们热情地拥入怀中,很是温馨。   因为远离喧嚣的都市,那一夜睡得很熟。直到拂晓时分,才迷迷糊糊听到一阵沙沙的声响。起身推窗,原来是细雨淅沥。洒在屋顶的瓦砾上,洒在竹林的梢头上,那雨声柔柔的,很细软,像轻音乐。...

阅读(207)赞 (2)

我想我该写一写了

1

我还常常翻一翻公众号,自己的或者八班同学们的,我去想那些天天看随笔的日子,去想每天晚上夜深人静仍笔耕不辍的日子——曾经觉得折磨的痛苦的,现在都成了回忆时金黄的蜜糖。 但是我还没有写一篇,从开学到现在。 假期忽然延长,叫人好不适应。想着好好歇歇,但老师的作业也不会放过自己,英语多了...

阅读(187)赞 (2)

食蓼少年

1

初中生活的画卷徐徐展开,酸甜苦辣,各种滋味,我期待着能在你们的随笔中再度回味。   现在回想起来每天都能写随笔真的是件相当幸福的事情——今天翻开我这尘封已久的随笔本,在一道道习题,一张张卷子的夹缝中,忽然发现自己似乎是好长时间没有感受到最初写随笔时那样的心情了。 “年少...

阅读(217)赞 (0)

一颗耀眼的明珠

1

中国古镇成千上万,而下司古镇,却与众不同。   游山玩水,是开阔视野,释放心情。在岗时,因公务繁忙,很少有时间领略祖国的大好河山,即便是偶尔路过古迹名胜之地,也不过是浮光掠影,走马观花,蜻蜓点水而已,根本不可能静下心来欣赏美景。不管怎么说,在职期间,要以繁琐的事务为重。...

阅读(172)赞 (0)

后来

1

青春是一场无知的奔忙,总是留下颠沛流离的伤。花开花落寒来暑往,红尘百转对错皆迷茫! 1   文筱玉收到了沈东山从他住的城市寄来的一箱混搭有凤梨、芒果和莲雾的热带水果。   削凤梨的时候,筱玉突发奇想:把有叶子的一端切下来种到花盆里,它会不会开花结果呢? &nb...

阅读(207)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