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一次酒,竟也成团了

下班,接到了L的电话,说晚上小聚,叫上Z和Y,就我们四个。
说来你许不信,他们,都是十几年前在网上因文字而结识的。茫茫网海,有幸认识了文字婉约清丽的Y,认识了才华横溢的L,认识了风趣幽默的Z,常常是一边读他们的文字,一边感慨同样的汉字怎么经过他们排列组合,就变得那么或意味隽永或文采飞扬了呢!
只是这么多年来,和这些我所崇拜的“大咖”们,也仅仅是从QQ到微信的情谊,默默关注,见面甚少,甚至电话都很少联系。
选了一处离大家都比较近的小店,步行便可以过去。几盘小菜,却是有荤有素,有青有白。
平时同学聚会极多,但却从来不喝酒的。但L却极力推荐他带的酒,说是特意托朋友从云南寄回来的散酒,都是粮食酿造的,如果是新酿造的可能还会有苞米的清冽,但已在家放置一年,便只有酒的醇香,味道是极好的。
小编杂谈的图片

说实话,因为不喝酒,对酒倒也真没有什么研究,但吸引我的,却是他盛酒的酒器——亚光釉面,瓷质细腻,上面一个艺术的“道”字简约美观,却透露着浓浓的文化气息。L说这样的酒器他有一组四个,专门买来用于盛酒,我不禁感慨这简直就是艺术啊!
古人云,非酒器无以饮酒,中国人历来讲究美食美器,饮酒之时更是讲究酒器的美观与适宜,因这样一个充满禅意的酒瓶,瞬间觉得里面盛放的酒也变得与众不同了呢!

于是,不再拒绝。
轻呷一口,果然是清香绵长,甚至带着一丝丝的甜,我素不知道白酒是这样的味道。
于是,四个人,边吃边喝边聊,只是因年龄不同、阅历不同,所见所闻也大不一样。他们说些我所知道的或不知道的人生经历,便会引得我和Y一脸崇拜连声赞叹;L明明是理工男,大学时却是文学社社长,文学水平相当了得;他说他常常会读我的文字,甚至记得哪一张配图我重复用过几次,说Y每次的发文我总是第一个点赞,我一边笑称自己就是点赞小达人一边惶恐以后朋友圈不敢乱发文字(害羞)……忙碌的工作之余,朋友三两人,小酌至微熏,难得的放松,甚至可以肆无忌惮的开怀大笑,感觉真好。

于是想起酒当歌,人生几何;想起诗酒趁年华;想起人生得意须尽欢;想起建安七子邺下高吟纵酒,两晋风流兰亭曲水流觞——
一觞虽独尽,杯尽壶自倾。
九秋黄菊,泠露盈盈。采英入酒,惬意山林。一壶饮尽,红日西沉。啼鸟归巢,悠然东篱。这是陶渊明的一人独饮。
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
山花肆意,与君杯杯畅饮。虽沉醉而兴未足,明朝还约弹琴对酒。这是李白酒逢知己千杯少的两人对饮。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西风枯叶寒窗,谁会怜惜我独立斜阳。那时的醉酒浓睡,赌书泼茶,曾经以为是再寻常不过的事。这是纳兰性德所饮的最凄凉的旧酒。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
边塞清秋,西风里雁远衡阳。边声角声响起,青烟斜照孤城紧闭。浊酒一盏,万里思家。多少人夜不能寐,壮怀愁绪都化入羌笛悠悠、如银飞霜。这是范仲淹所饮的最忧国的老酒。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
填罢新词喝一杯酒,物候亭台如旧年。残照西落难追,落花飘去难挽,多少无奈。旧识燕子又归,我独自在埋香的幽径徘徊。似愁非愁?缠绵不尽。这是晏殊所饮的最含蓄的清酒。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绿酒新醅,红炉火旺。在这晚寒飒飒的欲雪时分,亲爱的朋友能否与我对饮一杯?这是白居易最温暖的绿酒。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晓雨涤尘,驿外柳青。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劝你再饮一杯酒,西出阳关再也没有知己故友。这是王维最深情的别酒。
……
诗词和酒是最配的了吧!诗词和酒的唯美结合,成为历代文人名士不能删除的生活标签。

我们,只是凡夫俗子,夜阑饮散,散步归家,只觉得脚步轻快。Z说我们是“岁月四人团”,L笑道:这名字起得好。俩美女负责“岁月无痕”,他俩就负责“岁月无情”,合计“岁月四人团”!
哈哈,这名字,我也收下了。只是没想到,饮一次酒,竟也成团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迷惑行为大赏 » 饮一次酒,竟也成团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