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墙,翻墙!

翻墙,是个技术活,搞不好是要翻进罗网的。罗网是什么呢?校规校纪呀,逮住了不背处分么。

所以,如果要翻,得翻出新花样翻得出值周老师们的手掌心,事先得有全面的准备。你先得做research,全方位360度无死角,千万不能有big missing;再者,你得做source inquiry,问懂行的要实操经验,充分打听哪儿跟哪儿是可翻之处,哪儿跟哪儿以前可以翻现在不能翻,哪儿跟哪儿以前不能翻现在可以翻了;最后,你得做site visit,实地走访,看看前期取得的信息和实地所得信息是否存在不对称,如有,则必须纠偏,以免行差踏错。

小编杂谈的图片

这三步到位,基本上已经生成一张地图,方位明确,线路清晰,有圈有点。

我珍藏的翻墙点,是女生厕所斜对面不远处,中间隔了两三垄桔子树,夏季夜晚,“桔子花,白花瓣,落在我蓝色百褶裙上”,懂不?小清新小美好,想想都酸倒牙。当然,就算你有蓝色百褶裙,就算桔子花的白花瓣恰好落在了你的蓝色百褶裙,你就是不能穿,为什么?因为你要翻墙呀,穿裙子翻墙,以为做把戏呢。

这个地方,有三好。一来好在在够隐蔽、私密,桔子树枝叶繁茂的时候,是天然的遮护;二来好在距离最近的一条小路也是在主干线之外,通常成为值周老师们的盲区;三来好在翻墙点已被前行者们踩踏成U字形,简直是小个子女生的造化。我们翻过几次,每次都是安然通过。只有一次,翻进去就听到值周老师打着手电,一路走一路说话的声音,于是乎,屏息敛气了好久,确定老师们已走远才出来,这时候如果他们杀个回马枪,我们就玩完。

什么情况下必须翻墙?长夏午休的时候,不会乖乖睡觉的呀,那么得溜出去,自忖经不起门卫检阅的,只能翻啰,翻出去就是一片天。再走啊走,就到了我们那迷人的小镇上了,溪边玩下水,再去老街上,理发店、小书店、打铁铺、百货店、杂货铺、馄饨铺、音像店、录像厅……一家家走马观花过去,到头了,一看,时间还够,不如去水库那边。一行人一拍即合,到了那边,远山含黛,近水蕴玉,哪里还想要回去呢?

刚提到录像厅对吧?它也是翻墙的主要原因。有时候放学了想趁晚自修之前的那段休息时间看录像,结果因为太好看误了点是常有的事,比如看郑少秋的“楚留香”看周润发的“英雄本色”看吕秀菱的“聚散两依依”之类,哪个不比数学物理化学好看上几万倍呢?

言归翻墙本身,虽有貌似万无一失的前期研究,但实操时还是难免出意外,所谓人算不如天算?

比如,值周老师里,也有热衷于猫鼠游戏的,你们敢翻,我就能抓,看看你们翻得出我手掌心不。有次,老陈和几个同学翻墙进校,脚刚落地,还没回过神来呢,就看到我们的英语老师黄老师笑眯眯招呼:“回来了?等你们好久了呢……” 下场如何,不得而知,大概是去了教导处被训诫,同时写检讨之类。

还有一次,跟值周老师无关,那是……不可抗力?我家老五和同学翻墙出去,那同学,女的,居然一翻翻进了,田里!明显没有考察好周边环境嘛,怎么可以这么贸然行事呢,太年轻,不懂事儿呀。

最后一例,与值周老师和不可抗力都无关,纯关乎装备和技术。我们同班老同学,学业好人也帅,人家也翻墙的哦,翻下去时拿来跳的,结果,球鞋底薄,左脚后跟被鹅卵石硌了一下,疼了好长时间,至今仍偶有复发,我戏称之为青春的印记。

听了林林总总的翻墙经历,笑过之后,总觉得还留下一点什么,是什么呢?过了这些年,为什么还记得这些并不算光彩的小事?

是它们如夜晚的星子,闪烁在你的心空?谁人无年少,青春只一场,过了便过了,没有岁月可回头。只有那独特的体验,好像一条纽带,偶尔将你和往事联结在一起,记起曾经的日子,那些闪亮的日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迷惑行为大赏 » 翻墙,翻墙!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