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夜忆

小编杂谈的图片
留有记忆的冬夜,真是大写的冷。我所在的平原乡村,窗户间的细小缝隙间,是能因为狂野的北风,吹出“呜咽”的音符。那是我听不懂的歌词,但却唱的极其专注,也是饱有万分深情的记忆。

那时,母亲常会早早吹灭油灯,把我揽在怀里,用她的体温,紧紧地捂热我。我的小脚总会停留在她粗糙的掌心,一边身上压着实沉的棉花被,一边听着父母轻声细语地唠着嗑。有时,我也问些天真的“为什么”。

我不知道如凉似水的夜,是怎样的体验。总觉得冬夜,是温暖的。

但如果我不小心把手臂伸出被窝,用不了多久,会赶紧又缩回去,并跟着打一个清脆的喷嚏。

渐渐长大后,母亲跟我分了床,我的冬夜开始和我弟共度。因为两人睡相都不安稳,常常是一床被子被拉来扯去。

有好几次我们姐弟俩,为此争吵不休,力气大点的我,总能霸道地把大半个被子,紧紧地压在身下。

但调皮的弟弟,却又让我朝他那头的脚,露在被子外,还会时不时地挠我脚心,痒的我“咯咯”地又笑又气。

母亲在另一张床头,并坐起了身,总要训斥我们几句:“你俩不要玩了,被窝里的热气都没了,要感冒的!”

感冒又怎样,我们总是这样来回地反击着,一时的安静又一时的喧闹,在乡村的冬夜里,我们又会很快沉入梦乡。

那时的冬夜没有心事,可能连梦里,都是简单的热闹。几乎每户人家,都有两个孩子,有着毫不孤单的快乐。

不过,冬夜也有过一次害怕。记得有一回,父亲在外地打工,就我和母亲在家,村里有些懒汉此时倒是勤快了,夜深人静时,来我家后院里偷几只鸡。

隔着窗户,借着月光,能清晰地看到两个人影,在我家鸡窝边忙活着。母亲听到了鸡叫个不停,却无勇气去开门赶走窃贼。

那夜很冷,我们瑟瑟地发着抖,为了保证娘俩势单力薄的安全,我们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那几只生蛋的鸡,被贼偷走了。

乡村冬夜是温暖的;是热闹的;也是害怕的……

一晃而过的光景,却是让我想念着母亲的怀抱;弟弟的顽皮;还有父亲如果在家,一定会把窃贼吓走的英雄场面。过去的冷,只是冬天应有的季节冷,心中却全是亲情的暖。值得我常想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迷惑行为大赏 » 乡村夜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