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乡杂闻二

在线的推荐这个app:自行探索使用,点我下载

他的左膀右臂

 
戎书记和他的几个同事自正月初三上岗,至今(二月初九)没有回过一次家或见过一次亲人,至于何时才能回还是个未知数。虽然离家都不远,但他们深知这特殊时期的工作性质,此刻,回家比工作中的任何一件事都要小,早已置之度外了。戎书记老母亲的生日、妻子的生日、女儿的生日都集中在正月与二月初,可他只在电话里传达了祝福。对于家人来说,这种情形多年来早已习惯了。单位不仅是他和同事们的战斗根据地,也成了乡镇工作者们的家,不是他们不想回家,而是工作实在太忙太缠人,半夜三更被一个电话叫醒已经成了常态。当下上级下达的防疫、防火这两项工作都在节骨眼上,说什么都不能出意外掉链子。防疫是人命关天的事,宣传教育、入户排查、区域消毒、路口布控等等,哪个环节都不能出现差错,这期间还必须要做好接受上级检查、实情汇总、及时上报等工作,再加上防火正是紧要关头,森林、田间地头不得有半点烟尘火星。而即使工作万分谨慎严密,仍然有老百姓存在侥幸心理,仍然有人企图要绕过防疫关卡通行。这些事给乡镇干部们带来了不小的压力,一旦出现意外,首要责任全在干部身上。的确是,就在前几天,某乡书记和乡长就是因为地里有人焚烧秸秆被当下免职。戎书记倒不完全是怕丢掉这顶乌纱帽,从谈话中可以听出,是自己内心有一份责任和担当在驱使。这些年,身边的同事和镇里的46个村干部及众多老百姓与他建立起来的信任和依赖,让他觉得有义务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平安日子。戎书记说,经常累到挨床就打呼噜,但是一有人敲门,他马上就清醒了,有时候是紧急任务,有时侯是同事或村干部喝了点酒要找他谈心,因为白天忙没时间,只能晚上去找他,大家工作都有压力,总得有个说处。总之,不论是上级来检查,还是下级找上门,他都得像杆秤一样掌握好平衡,说出个斤斤两两。谈话中,都说书记们的领导班子特别有凝聚力,战斗力强,只要有任务,一声令下人马立即到位。就拿崞阳镇46个村的防火来说,据说有一次某村失火,戎书记立刻快马加鞭往现场赶,可到现场一看,从四面八方赶到的村干部和群众早就在热火朝天地救火了,把戎书记感动得热泪盈眶。但是老百姓越是对他服从敬重,他的压力也就越大,眼下的压力不只是工作。从年前至今,防疫、防火两项工作的雇用人员一分钱都没给过,从数九寒天到春寒料峭,大家风里来雪里去,舍小家为大家,多么不容易啊!就按每个村平均雇用五个人,每人50元计算,每天的支出都在万元以上,老百姓凭信的是他,而他既得体谅上级的难处,又得体恤百姓疾苦,如电饼铛里的一张烙饼,受尽煎烤,同时还得时刻保持均匀受热。更何况,书记们所操心的事远不止这两件,上级文件一份接一份,脱贫攻坚、招商引资、主题教育、督察检查、三会一课,以及百姓们鸡零狗碎之事不断,等等等等,身边的左膀右臂都跟着他忙不过来,用焦头烂额形容一点也不过分,大家都恨不能有孙悟空的七十二变。
  书记和他的左膀右臂

 
戎书记和他的几个同事自正月初三上岗,至今(二月初九)没有回过一次家或见过一次亲人,至于何时才能回还是个未知数。虽然离家都不远,但他们深知这特殊时期的工作性质,此刻,回家比工作中的任何一件事都要小,早已置之度外了。戎书记老母亲的生日、妻子的生日、女儿的生日都集中在正月与二月初,可他只在电话里传达了祝福。对于家人来说,这种情形多年来早已习惯了。单位不仅是他和同事们的战斗根据地,也成了乡镇工作者们的家,不是他们不想回家,而是工作实在太忙太缠人,半夜三更被一个电话叫醒已经成了常态。当下上级下达的防疫、防火这两项工作都在节骨眼上,说什么都不能出意外掉链子。防疫是人命关天的事,宣传教育、入户排查、区域消毒、路口布控等等,哪个环节都不能出现差错,这期间还必须要做好接受上级检查、实情汇总、及时上报等工作,再加上防火正是紧要关头,森林、田间地头不得有半点烟尘火星。而即使工作万分谨慎严密,仍然有老百姓存在侥幸心理,仍然有人企图要绕过防疫关卡通行。这些事给乡镇干部们带来了不小的压力,一旦出现意外,首要责任全在干部身上。的确是,就在前几天,某乡书记和乡长就是因为地里有人焚烧秸秆被当下免职。戎书记倒不完全是怕丢掉这顶乌纱帽,从谈话中可以听出,是自己内心有一份责任和担当在驱使。这些年,身边的同事和镇里的46个村干部及众多老百姓与他建立起来的信任和依赖,让他觉得有义务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平安日子。戎书记说,经常累到挨床就打呼噜,但是一有人敲门,他马上就清醒了,有时候是紧急任务,有时侯是同事或村干部喝了点酒要找他谈心,因为白天忙没时间,只能晚上去找他,大家工作都有压力,总得有个说处。总之,不论是上级来检查,还是下级找上门,他都得像杆秤一样掌握好平衡,说出个斤斤两两。谈话中,都说书记们的领导班子特别有凝聚力,战斗力强,只要有任务,一声令下人马立即到位。就拿崞阳镇46个村的防火来说,据说有一次某村失火,戎书记立刻快马加鞭往现场赶,可到现场一看,从四面八方赶到的村干部和群众早就在热火朝天地救火了,把戎书记感动得热泪盈眶。但是老百姓越是对他服从敬重,他的压力也就越大,眼下的压力不只是工作。从年前至今,防疫、防火两项工作的雇用人员一分钱都没给过,从数九寒天到春寒料峭,大家风里来雪里去,舍小家为大家,多么不容易啊!就按每个村平均雇用五个人,每人50元计算,每天的支出都在万元以上,老百姓凭信的是他,而他既得体谅上级的难处,又得体恤百姓疾苦,如电饼铛里的一张烙饼,受尽煎烤,同时还得时刻保持均匀受热。更何况,书记们所操心的事远不止这两件,上级文件一份接一份,脱贫攻坚、招商引资、主题教育、督察检查、三会一课,以及百姓们鸡零狗碎之事不断,等等等等,身边的左膀右臂都跟着他忙不过来,用焦头烂额形容一点也不过分,大家都恨不能有孙悟空的七十二变。

生活冷知识的图片

3

  防疫关卡

乡镇考核至少要走五个村,每进一个村都要通过一个疫情防控关卡。很多进村关卡都有一个特设的简易帐篷或是简易彩钢房,彩钢房比帐篷看上去要结实像样些,据说都是爱心单位和企业捐助的。有这些设施的工作人员都统一配备着专用防护服,其实就是衣服外面套了一件薄薄的带有荧光条的亮色坎肩。关卡有用木头栏杆拦截的,有用道路交通警示柱拦截的,有的关卡无任何配备设施,干脆搬个凳子坐在路中央拦截,旁边只放一张简陋的桌子用来登记,这些工作人员没有防护服,穿着厚厚的旧棉大衣或羽绒服。有一个村子的工作人员实在冷得不行,就去野外拉回两个大树根点燃取暖,他们是村干部轮流值班,每天从早八点至晚八点。每个卡点的防控程序基本一致,每过一辆车或一个人都要进行登记、测体温,填写姓名、电话、身份证号,问清楚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不过外地人员是绝不允许进村的,东社镇上社村的工作人员说,虽然我们村的梨积压很多卖不出去,但外地人来村里收,我们坚决不让进。
我们考核组一般是下午从乡政府出发去每个村核查,记得在其中一个村的关卡处,我看到像是一家人在值勤。夫妻俩带着两个六七岁样子的小孩,两孩子掀开简易帐蓬上厚厚的棉门帘伸出头向外张望,没戴口罩,满脸的好奇,显然是大人叮嘱过不敢出外面。天气还不算太坏,但是我们下车去登记时,感觉浑身一阵冷嗖嗖的,可想而知,这对夫妇整天站在路边值勤有多辛苦。我发现防疫关卡守门人都是年老一点的,按理说,疫情期间不少年轻人都在家闲着,胜任这点工作应该也不在话下,居然几乎没有。有一个村支书说,他们几个村干部和老党员,从年后初三开始轮流上路值勤,任劳任怨,谁也没有为此发过一句牢骚。

 

4

  防    火

防火工作在年前秋收时就展开了,为了不让农民焚烧秸秆,地里刚下完玉茭乡政府就张罗着开始打捆。打捆要雇用机械,但这项开支农民是不愿意出的,本来种玉米收入就不多,这项开支在他们看来是不必要的,所以全部由乡政府买单。好在打了捆的秸秆能够卖点钱。买方主要用于饲养牛羊。说起为啥年年防火年年着火?乡镇干部们都说,没得法,有些老百姓不听话么,存在侥幸心理,趁傍晚天蒙蒙黑时到地里点把火,想把自家地里的残草枯秆燎一燎;也有明目张胆专门点火烧的,督察组前脚走,人家后脚就点火,反正被逮住后乡镇干部也难逃责任,大不了一起背处分,谁怕谁?此外,还有认死理的,认为我们祖祖辈辈都是这么烧的,草木灰既可防虫又可以当肥料,点把小火燃一燃又不会出什么意外,为啥就不让了?再说地里残留下那么多秸秆茬子无法处理,地怎么种?总之,各是各的理,各有各的愁,防火总是防不胜防。放火焚烧被抓后,一般是按轻重处分,训诫、拘留,严重者判刑。乡镇干部失职或受到牵连,面临记过处分或被直接免职。有一位干部说,咱努力工作熬了多少年终于争取到一顶乌纱帽,弄不好一把火就给免了,哪能不劳心!

 

5

  玉米棒子的事

 
崞阳属于半平川地带,土地多数在平整处,西边一眼望去是标准的黄土高坡,谈不上高海拔。村子大多还保持着古老的面貌,基本上都是旧式瓦房,干枯曲折的枣树枝从家家户户房前屋后伸出来。春风有一搭没一搭地卷起黄土扬长而去,枣树枝却毫不为其所动,似乎拿定主意在等待一场雨水的滋润。正好遇上阴天,虽然雨水节气已过,村庄却依旧是灰蒙蒙的,冷而干燥的气息能让人明显感觉到这是一片久旱之地。大乐沟村村委会大院随意堆积着一些玉米棒子,并不丰满,我寻思着,看这收成,土地土壤条件应该不是很好。和驻村干部聊起来,他说村里地不好是一方面,玉米的行情也一直不好,今年能卖八毛多就算不错了,关键是农民养种收割起来比较省事,都是机械化,种其它就比较麻烦了。
“麻烦是麻烦些,但是收入也高呀?”我不解其意。
驻村书记无奈地呵呵一笑说:“你看村里尽剩下些老弱病残了,哪来的劳力?”
是啊,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去寻找理想中的谋生之道了,谁还顾及这些土地!

6

  谷子大户

见了沙沟村的村委会主任老王才知道,土地是能够生出金子的,就看有没有能让土地生金的能人。王主任如今是个种谷专业户,说起他的创业史,也够拍一部典型人物专题片了。第一年他和另外两个合伙人开始种谷,过程不说,反正理想是很丰满的,但结果却意外地骨感,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倒贴进去十几万不说,把自己的桑塔纳小轿车也搭了进去,其中一个合伙人退出。王主任不甘心,第二年又种,结果思路出错,时气不佳,又赔了十来万,把以前出租机械挣下的钱也全赔了进去,第二个合伙人也对他失去了信心,又退出。骑虎难下,第三年再种,光杆司令一个,做好了背水一战的思想准备,他吸取前两年的经验教训,摸索出一些门路,又找专家技术人员交流,终于在秋后见了收获,虽然利润微薄,但至少没有赔钱。因为前两年赔了钱,第三年雇工们干一天活就跟他要一天的工钱,王主任只好每天收工之前亲自去田间地头给雇工们送钱。今年是第四年,王主任的谷子收入可谓是可喜可贺,他把村里的闲置土地全部流转到手,大约种了六七百亩,收入达到四十多万元,来了个咸鱼翻身。

7

  李XX村的老人

 
李XX村是贫困村,全村100多户,贫困户就占60户,现已全部脱贫。村里人均四五亩地,可种植小杂粮、谷子、茭子,加上政策兜底,低保、医保、直补、煤补等,每户基本达到了3280元以上。致贫原因主要是:土地干旱,靠天吃饭,因病致贫、因残致贫、因学致贫。村子不属于整体搬迁,年轻人基本都外出打工了,留守在村的多是老弱病残,所以劳动力严重不足。
在村委会大门外遇见一位正在纳鞋底的老大娘,大约六十多岁的样子,聊起搬迁的事,正巧她也是其中一户。大娘说,政策的确是很好,但是我们这些老年人不习惯住城市,去年冬天和老头子进城入住移民房,交了一千多块的水电暖费,只住了四天就又回村里来了。俺们在村院子大,一出街东游西逛可自在了,进了城住在五十平米的屋子里,实在憋得慌,再说吃喝拉撒都得花钱,俺两口子在村里一把柴火水也滚了饭也熟了,在城里喝口水也贵,年前交的那一千多块钱足够俺们一年的米面燃交了!

 

8

  乡村杂闻

在XX乡进行担当作为干部推荐时,有一个骨干青年几乎受到全体工作人员的肯定。他是由劳动保障所派到乡里面的,平时除了自己的本职工作,领导派给他任何工作都能够胜任,而且任劳任怨,丝毫不计报酬。好几个人都说,如果后生不是背了个处分,早应该升职了。什么处分?原来是,他负责的村子有个老人去世后,家属隐瞒不报,多领了退休金,后来被村里人告发,查出后他也受了牵连。后生说,人生漫长,咱记个处分倒是小事,就是不能让人说咱拿了人家的好处,唉!这事!
带我们到村的一个乡镇年青女干事,从正月初几到现在,一直坚守在工作岗位,家里两个孩子只能丢给父母和婆婆。一个女同志在乡镇工作更不容易,她说,人家朋友和同学们都是穿戴一新,光眉俊眼的,瞧咱灰头土脸天天有干不完的工作,哪还像个女人!
驻村扶贫干部一般都住在乡政府大院,食宿自理,如果不太忙周末可以回一次家,问起具体干哪些工作,他们都回答主要工作是完善资料,至于其它帮扶项目和意向,基本上都因资金不足处于半运行或停滞状态。
丁XX村是软弱涣散村,四百多口人,达不到整村搬迁条件,有五户贫困户,都是无劳动能力的老人,靠低保兜底。这么大个村子因为啥软涣?村支书说:集体没地么,上任干部把土地一次性出租了二十年,到咱手半分地也没有,这集体经济没一点收入,村委会水电、采暖费就靠一年一万的解困资金。个人土地每户确权平均两亩,都是旱地,村里也没资金打井,一直实行换届打井,咱是第二届村长,准备自己先垫钱打井,如果自己在任期间挣不回这俩钱的话,肯定钱就打水漂了。不过,大队去年又租下一百多亩地,准备种些玉米、谷子,预计能收入个上万元,再争取申请土地局平整五百亩地,那就更好了。
我们在上XX村检查资料时,进来个中年妇女,可怜巴巴地向人们诉苦,说她丈夫患有慢性肾病,一年花费很大,看能不能入个低保。听了也真是可怜,可村主任一直劝她快回去。后来才知道,她们家原来入过低保,因为子女有小轿车就取消了。女人转身走时我们发现她戴着两个黄金耳环,主任说:“狗的,成天戴着金链链金耳环还哭求甚穷了?!”
跟沿沟乡新小营村的主任谈话时,主任说他们村姓罗的一族,祖籍是江苏,他们是第十七代传人。小营村原来是不分新旧的,因为村子在滹沱河边,滹沱河经常水位上涨就漫到了村里,人们怕有一天被水淹,便搬迁到了现在的新小营村安了家,原来的村就成了旧小营。如今人们都说旧小营风水好,是出人才的地方,村里过去四百多人,厅局级干部就有四五十人。现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罗清宇就是旧小营人。主任还说:也怪了,邻村XX村尽出了些败家子耍钱猴,有人说是旧小营村把风水全占了才会出现这种情况,于是半夜挖了一道渠,把旧小营与XX村隔开,意思是这样分水就断开了,XX村的风水就不会被吸走。去年,新旧小营成了合并村,又合成了一个村子,不过新小营的人常说,不如那时候的旧小营出人才了。村主任和讲故事一样有趣,听完,我和同事一笑而过,风水的问题与考核无关。
本周二考核任务结束,深切地感受到,乡政府和机关各单位就是市里的一台台重要运行机械,这台机械的部件要时刻保持正常运作,一旦哪个出现故障就会影响到主机的正常工作。因此,每一位工作人员都是这些机械的零部件,都要尽职尽责坚守岗位,保证主机的正常运行。而每一位工作者的付出也不能用金钱衡量,就像在这次疫情战斗中,有多少人在背后默默地为之付出。战斗在一线的医务人员、没日没夜研究攻克病毒的专家们,他们以生命为代价的付出又如何用金钱衡量?

在线的推荐这个app:自行探索使用,点我下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迷惑行为大赏 » 下乡杂闻二

赞 (4)